标签:微观世情

成长的烦恼

成长的烦恼

初曰春/文

这是前几天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
小顾是新招收的一批专职消防员,在此之前,他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。每次跟兄弟们聊起加入消防的原因时,他总说是看了央视的直播,习大大的训词叫人热血沸腾,年轻人就该在合适的岗位上干出一番事业。

他有意无意地隐瞒了内心的一个小秘密。

小顾算是个“富二代”,父亲在当地开的连锁酒店颇有名气,熟悉他的人根本无法理解他的选择。其实道理很简单,他觉得父亲的发家史并不光彩,是靠很多年前的夜总会起家的。用他的话说,夜总会是什么地方,藏污纳垢之处。

父子两人的关系一直很紧张,动不动就会闹个离家出走。直到11月9日那天,因为一件小事儿,他跟父亲再一次翻脸,情急之下,他冒出一句,我要去当消防员。父亲也是在气头上,说滚,最好一辈子别回来。

那天,他刚从电视上看了习总书记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的仪式,现场消防救援人员的集体宣誓如雷贯耳。别说,他记性不错,进了消防之后,时常把誓词挂在嘴边。当然,他绝对不会承认,向父亲表明态度后内心是后悔的,可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,无法收回。

真正到了消防之后,小顾全然没有公子哥的架子,适应能力很强,比所有人都能吃苦,成绩是同一批入队的人员当中最厉害的。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向父亲证明自己的实力。

素质过硬的队员通常会招人喜欢,但他却让班长头疼,因为他骨子里是那种不甘寂寞的人。打个比方吧,碰到其他队员动作失误,他会在一旁指指点点,摆出严肃的样子,让人心烦。班长让他闭嘴,他会反问自己说的不对吗?兄弟们私下里说他好出风头,他不以为然,我行我素。班长批评两句,他嘴上应付着,心里却认为对方是嫉妒他优秀,害怕日后取代了自己的班长位置。

很显然,小顾自认为很成熟,实际上却干了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儿。

队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新队员会在各个岗位上轮岗锻炼。周末午后,轮到小顾去通信室接听电话,他本来就有些厌烦,赶巧接了一个孩子的电话,让他唱“小星星”。小顾总算是找到了发泄的对象,扯着嗓子把孩子训了一通。在基层消防,这类无厘头的骚扰电话是家常便饭,谁赶上了都不会客气。偏偏小顾倒霉,人家家长到队上索赔,说你们消防把孩子吓出了毛病,还要挟要把事儿发到网络上。小顾不服,但班长还是把他骂了一顿,说干消防是为人民服务的,不是由着性子秀优越的,如果不消除影响,就等着受处分吧。小顾吊儿郎当地拿出手机,打给了父亲,说姓顾的,你抓紧去找某某,拿钱把事儿摆平,否则小爷跟你断绝关系。他就这副德行,支使父亲跟训孙子似的。

孩子家长确实没再来闹,小顾就有些自我膨胀,说班长纯属羡慕嫉妒恨,为人民服务也得靠人民币,钱能搞定的事儿都不是事儿。班长提醒他说话注意分寸,他摇头晃脑地反问,这不就是现实吗?班长没料到他会顶嘴,一时词穷,说你只需要服从。他说,对的我百分之一万执行,错了的我不伺候。班长脸上挂不住,命令他一个礼拜不许出警。这是很丢人的事情,小顾心想班长这是故意整人呐。一来二去,两个人的关系闹得很僵,他时不时在内心诅咒班长,在公开场合下说,巴不得班长被火烧死或者被整个残疾啥的。

之后不久,一次出警,班长为了救他身受重伤。在医院走廊,小顾提着消防斧追赶医护人员,嫌人家动作太慢。他忽然间感觉自己特别龌龊,甚至猪狗不如,他怕班长有个三长两短。还好,班长转危为安,但他却不断自责,情绪低落,严重影响了工作和训练,以至于不得不求助于心理医生。

搞笑的是,小顾自我认知能力超强,他不但分析了自己的问题所在,还把心理医生怼了回去。说自己心理上没毛病,是犯了自以为是的错误。

事后,小顾给班长写了一封长长的道歉信,在信中专门提到个人的苦恼。他说,过去总想着这个世界应该给予他什么,别人应该为他做些什么,从不考虑自己该为别人做什么,这种念头掳走了自己的心智,导致恶性循环,毫无幸福感……

班长在病床上看完信,给他发了一条语音微信:林肯说过,一个不犯错误的人,通常不能成就任何事业;一个没有缺点的人,往往优点也很少。

小顾回复说,一位伟人也说过,误入歧途不可怕,只要不再犯类似的错误,他的人生依然是一片坦途。

班长问,哪位伟人说的?

小顾答:顾某人是也。

瞧,小顾已经恢复了状态,用他自己的话说,已经满血复活了。班长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,比如,希望你早点成熟起来,不再做愤青。可他想了想,还是保持了沉默。

 班长觉得,时光会把小顾身上的棱角打磨掉,只是早一天迟一天的问题,再者说,所有人都会经历这个年龄段,或多或少都会碰到同样的困惑。

想到这里,班长会心一笑,他琢磨着,这可能就是成长的烦恼吧。

相女婿

相女婿

冯伟山/文

老牛退休前是一家大工厂的安检员,他不光姓牛,还有个牛脾气。当年车间里有个工人违规作业,被老牛逮个正着,批评改正不说,还非要扣发当月奖金。车间主任偷偷告诉老牛,算了吧,他可是厂长的一个远房亲戚呢。没想到,老牛眼一瞪,说:“我不管和谁亲戚,谁违反了厂里的安全条例,我就处罚谁!”最后,违规的工人还是接受了处罚。老牛勤勤恳恳干了几十年安检员,从未出过差错,赢得了很高的赞誉。他当了一辈子先进,奖状更是挂满了家里的客厅。

这天,老牛的女儿打来电话,说自己处了个对象,要领回家让老爸把把关。老牛爽快地答应了。等女儿和她男朋友小许走进家门,老牛赶紧烧水沏茶忙活起来。小伙子长得挺帅气,说话也和气。当老牛听女儿说男朋友小许开了家服装公司时,一下打开了话匣子,问了厂子的规模,又问主要生产哪些产品,最后就问到了安全管理上。

老牛问:“服装公司的产品原料都是易燃物,消防器材应该一应俱全吧?”

小许说:“有是有,但很多灭火器都是过期的,其实无所谓,就是应付检查嘛。实在查得紧,就从朋友的厂子里借几个大灭火器应付一下。买新的太贵。”

老牛说:“那不是胡闹吗?”

小许平静地说:“没事的。厂子这么些年还没出过一次火情呢。”

老牛火一下上来了,但他还是压了压,又问:“那厂里厂外的人进入生产区都不许吸烟吧?”

小许一笑,说:“这个就更没必要制止了,谁吸完烟不把烟头掐灭呢。况且,烟头不弄到易燃物上不会轻易燃烧的。再说了,都是熟人,人家要抽烟咱也不好说啥呀,更主要的是抽几支烟也没啥影响的。”

老牛一下站起来,说: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啥事都要防患于未然。管理松懈了,隐患就大了,到时候什么都晚了!”

小许说:“不要把事情看的那么复杂嘛,没事的。”

“没事?”老牛脖子一梗,说,“那好,你该干啥干啥去,我不同意你和我女儿搞对象!”

小许一脸疑惑,问:“为啥?我俩可是真心相爱呀。”

老牛说:“就为你对公司安全管理的漠视和不负责任!你的厂子一把火烧光了事小,人家工人的生命呢?就凭这个,我也不能随随便便把女儿交给你!”说完,老牛赌气地坐到了一边。

看着老爸一脸的认真样,女儿乐得格格笑起来,说:“老爸,人家小许逗你玩呢,他服装公司的安全管理工作可年年在市里受到表扬呢。他听我说你是个老安检员,就故意试试你,想让你再发挥余热呢。”

“发挥余热?”老牛懵了。

这时,小许站起来,朝老牛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,说:“如果您愿意,我以公司经理的名义特聘您为我公司的安检员。”

“这……”老牛不知如何回答了。

女儿笑着说:“愿不愿意是你的事儿,人家公司可相中你这头老牛了。”

等老牛彻底明白过来,也笑了。他看了看小许,说:“我去可以,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小许认真地说:“说吧,我啥也答应。”

老牛“吭哧”了半天,说:“你、你要答应给我做女婿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大家都笑起来。

非严格爱情不等式

穗 子 / 文

消防中队中队长董浩岩三个晚上没睡好觉了。站在消防大队办公室门外,喊出“报告”两字之前,他特地在脸上涂了一层谄媚。
“进来!”
推开门,正写着什么的大队长头都没抬就怼过来一句:“有事说事儿,请假的走人!”
在虎林县消防大队,人人都知道最难的事儿就是请假。董浩岩一声没出,关门就走。
“回来!”大队长抬起了头,“真请假?”
“嗯哪。”董浩岩没好气儿,谄媚秒变愤怒。
“下班后去豆腐馆,跟你说件好事儿!”
在大队长那儿碰了钉子会得到一次请客补偿,这是铁律。大队长请客永远在街角的豆腐馆,那间小小的豆腐馆不知容留了大家多少抱雾里的博士处对象,你觉得可能吗?”
“大哥,博士也是人好不好?”
“没说博士不是人,可人家是跟咱不一样的人。”
“不一样的不用你管,给假就行!”
“现在不是给不给假的问题,是你受不受到伤害的问题。聪明的癞蛤蟆,都不想吃天鹅肉了。”
“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
“我是为你好,现实点儿行不行?”
“咋的,消防兵就不配找博士?那你觉得我配找个啥样的?”不知不觉间董浩岩语声软了下来,问这句话时还有点儿嬉皮笑脸。
“服务员,给我拿个勺子。”大队长笑了笑,不看他的眼睛,开始夹豆腐,夹起就碎,碎了再夹,“找对象嘛,最好是县城的。当然,县城的姑娘咱也琢磨不少了,可人家一听说是消防兵,看都不看。你说咱队这些小伙儿,从模样到个头,从动手到动脑,从行为到品性,哪样不怨。麻辣豆腐、尖椒干豆腐是他的最爱,董浩岩给自己叫了一盘酱牛肉,一盘溜肝尖,宰老东西一顿出出气!
“你这个中队长也不是不知道人手多紧,捣什么乱。”
“我是申请休假。五年了,我的年假从没休满,春节从没回家。这次,我就要休假。”
大队长拍了桌子:“咋!叫板是不是?”
“我对象的毕业典礼,我不该去么?”董浩岩也瞪圆了眼睛。
“嗬,有对象了呀!”大队长贱嘻嘻地笑起来,也是副谄媚相,“今晚请你,就是要给你介绍对象的,看来我省事儿了。快说说,谁?”
“谁你认识呀?我高中同学,一年前确定的关系。”
“高中同学呀。那年纪也不小了,咋才毕业呢?”
“人家是博士毕业。”
“噢,博士。”大队长眼睛里直冒傻气,“不行啊,咱一个普普通通的消防兵,跟一个云里是顶呱呱?这回,我给你说了个相当的,就是咱帮扶对象郭奶奶的侄孙女,我见过一回,当壁镇的,是远了点儿,娶过来不就近了?水边长大,小丫头水灵灵的。”
“多水灵都跟我没关系,我有对象。给假!我只要一周时间,两天两宿才能到,在合肥也就能呆三天。从确定关系到现在,我俩还没见面呢!”
“你确定女博士不是拿你解闷儿的?”
“呸, 你才是让人解闷儿的。她说了,我俩的爱情可能是别人眼里的不等式,但我们灵魂定义域完全匹配,这叫非严格不等式,你不懂。
人家是学分子生物学的,研究水稻基因,工作落实在东北农大,关系都办完了。我告诉你,她可是为了我才放弃了许多优厚选择回东北的,学校水稻育种科研所的研究基地就在虎林!”
“真的?”
“当然!咱这叫真人不露相。等我的女神来了,你就知道消防兵是天底下最有魅力的帅小伙!让癞蛤蟆见鬼去吧,哈哈。那个水灵灵的侄孙女,你介绍给小李吧,他想媳妇都要疯了。”
“小李再等等,小刘比你小一岁吧,今年二十七了……”
“大队长,准假不?”
“准,准假五天,见一面就赶紧滚回来。”

骑手

骑手

开栏语:
柳宗元的《捕蛇者说》相信大家小时候都学过,通篇看似短短四百来字的平常对话却深刻地揭示了“苛政猛于虎”的重大主题。其运用的小中见大法令人印象深刻,我们亦将开设“微观世情”栏目,用微观视角看世相,用微型小说话消防。细节中定成败,细微中见变化,抓住一事一物、一情一景,从大处着眼、小处落笔,旨为读者创造一个比现实生活更为广阔、更为深远的艺术境界。

东方江 / 文

琪琪在家乡的时候是个骑手,虽然家乡不如上海繁华,但是轻便摩托车到处都是,而且都不要上车牌就可以上路。琪琪中学时候就参加业余轻便摩托车比赛,她天天骑摩托车上学。后来没有考上大学,就到上海来打工了。
在上海,她没有了轻便摩托车,但是骑电瓶自行车也很爽。琪琪脸蛋平常,还因为天天骑车,晒得黑黒的,透着健康,加上她一米七的身材,也算个美女。琪琪性格开朗,工作勤快,口碑好朋友多,很快就有了男朋友。琪琪喜欢骑电瓶自行车,自然男朋友也是个“骑手”。每天上班男朋友骑着电瓶自行车去琪琪的居住地等她,两人又一起骑着各自的电瓶自行车上路,你追我赶,上班路上时间过得既快又轻松。
时间一天天过去,琪琪和男朋友说,我们都是打工的,虽然说结婚还早点,经济上也不宽裕,所以就同居吧,还可以节约一个人的房租费。男朋友见琪琪爽爽快快,也是真心的,就答应了。男朋友说,既然是同居,房租费就由男的出。琪琪说,你既然自己提出来,也算是男人,我同意。琪琪是一个人租房,房子虽然小一点,两人住也可以。这样,男朋友就搬到了琪琪的住处。
琪琪的住处,是个老旧居住区,没有停放电瓶自行车的车棚,琪琪的电瓶自行车是放在住处走廊上的,虽然邻居意见大,但是大家都这样停放,谁也管不了谁。
琪琪对男朋友说,你的电瓶自行车也放在走廊上吧,我们两辆电瓶自行车锁在一起,万无一失。
男朋友说,我到小区周围看看,有没有适合停车的地方。琪琪拦着男朋友说,省点事吧,有地方停谁还停在走廊上?我知道你是什么消防志愿者,就你知道走廊是消防通道,不能停放电瓶自行车,还不能堆放杂物,道理谁不懂?可是谁能做到?
男朋友亲昵地拍拍琪琪的肩膀说,琪琪,我是消防志愿者,所以我比你要多懂一些消防知识,你知道一般道理,但是不深刻,要知道火是无情的,不要说发生了火灾消防通道不通有危害,就是这么多电瓶自行车放在走廊上,还在私自拉电线充电,万一电瓶烧起来呢?我们要有防患于未然的意识啊!
在男朋友的坚持下,琪琪和男朋友一起到隔壁小区找到了停放电瓶车的地方,虽然付点停车费,还要走一段路,但是两人心里踏实了。琪琪又向男朋友发难说,你这个消防志愿者,怎么来解决走廊上其他人乱停放的电瓶自行车和杂物呢?
男朋友坚定地说,我在我们家门口贴张倡议书,说明我们的自觉行动和态度,提醒他人,我们做到了,相信别人也会做到的。
琪琪不相信地摇一摇头,但她对男朋友是肯定相信的。
于是,人们经常看到,两个年轻“骑手”早晨早早去隔壁小区停车处取电瓶自行车,开着双双飞去……人们看着一对年轻“骑手”幸福的样子,都投以羡慕的目光。

Theme: Overlay by .  Extra Text
Cape Town, South Africa